我们错过了人山人海的相遇,那又怎么样呢?
总有一种羁绊会让我们再重逢。

没有特别特别想在一起的人,就应该一个人

那些事阅读(575)

没有特别特别想在一起的人,就应该一个人



其实分手没有什么不好的。


没有了争吵,没有了牵挂,也没有了明明相爱却又互相折磨的无奈。


很多人觉得爱一定要分对错,可是有些爱又怎么会有对错,当在乎变成束缚,当珍惜变成羁绊,当开始用争吵表达内心的不安,当开始用眼泪去延长这一段没有结局的爱,我们也开始要明白,有些人注定是要用离开教会我们成长。


把照片删除,把微信拉黑,想用时光的橡皮擦把曾经的记忆都消除,但一切都是徒劳。唯一真切的是,爱过一个人之后对爱情便再也没有了向往,会觉得一个人过也挺好。往后学会了沉默,知道了收敛。


朋友和我讲,初恋是一场猝不及防的相遇,匆匆应战,最后丢盔弃甲狼狈而归,往后再也没有这般相遇了,想的越多,爱情就越远,如果想不明白该与怎样的人过一生,一个人也可以很好,与其被时间押赴婚姻的刑场,不如一个人自我放逐与逃亡。


“就不去祸害别人了。”清晨六点的街道,天灰蒙蒙地亮着,那天路上有雾,车子在雾里穿梭开着双闪,你说完那句话的时候背影让人难过,我知道你找不到爱一个人的理由了,父母逼着你结婚,几乎是嚷着告诉你别说什么狗屁爱情,生个孩子才是人生的意义,可是你觉得如果不爱,如果没有找到两个人在一起最真实的意义,就是辜负,所以你选择了独自前行。


没有特别特别想在一起的人,就应该一个人


我常常很奇怪有些人,在一份感情中受了伤,却去用另一个人的爱来愈合,更过分的是,我曾经遇见一个人,在上海和女友分手了,转身回到老家相亲结婚,他说知道这一生再也不可能去重新那么爱一个人了,既然最后都是将就和谁在一起也就无所谓了。


他说的很忧伤,却是一张欠抽的脸,一个人的错为什么要另一个人来买单,没有准备好为什么却要在一起,一个人的伤可以交给时间去愈合,也可以自己缝好胸腔让漏雨的心房变的温暖,一个人也可以浑浑噩噩地过去漂泊去遗忘,唯一不能的是带着以往的疼痛去假装爱另一个人。


朋友说的句“就不要去祸害别人了”是一份责任,如若心里还住着一个没有彻底离开的人,就不要闯进别人的世界,耽误了别人走向未来的路。



他不喜欢自己的女朋友去酒吧,在酒吧倒挺喜欢别人的女朋友

那些事阅读(568)

他不喜欢自己的女朋友去酒吧,在酒吧倒挺喜欢别人的女朋友



酒吧靠里的卡座上忽然传来了一阵嘈杂,本来喧闹的酒吧却忽然间安静了下来。

一个男孩子一把抓住女孩子的手说,谁让你来这里的,这是好女孩该来的地方吗?

女孩子嘴里还咬着果酒的吸管,被这突如其来的呵斥吓的有些不知所措,她好像真的做错了,就站在那里看着男孩,目光里满是歉意。

男孩依旧说着,大致的内容就是,我算是看错你了,一直以为你是个乖女孩,没想到也来泡吧,来泡吧的都是些什么人,不是为了约炮就是为了勾搭女孩,你来这种地方还知不知道廉耻。说的大义凌然,女孩都要哭了,赶紧说着对不起。

男孩像一头愤怒的狮子,连带着把酒吧里所有人都骂了,我和朋友有些哭笑不得,但是对于这样偏执的男人,我们还是很识趣的,因为这样的人一旦情绪失控是会和你拼命的。那女孩看上去一定很少来,穿着大帽子卫衣和一条牛仔裤,这哪是来泡吧的样子。

从男孩的身后走过来一个穿着小短裙的姑娘,小短裙拍了拍男孩的肩膀说,帅哥,我的电话号码还要吗?

他不喜欢自己的女朋友去酒吧,在酒吧倒挺喜欢别人的女朋友

男孩愣了一下,脸色有些蜡黄,但是他的目光还是在小短裙的身上游走了一圈,小短裙扬了扬嘴说,刚才不是一个劲的撩我吗,现在给你号码怎么不敢要了。

人群里忽然间有人吹起了口哨,然后大家都笑起来,小短裙走到那女孩身边说,你男朋友不喜欢自己的女朋友去酒吧,但是在酒吧却挺喜欢别人的女朋友,这样的男人你不分手,真的准备打算留着过年。

女孩好像这才反应过来逻辑上的问题,她目光满是失望,然后转身跑了出去,男孩跟着出去,大伙纷纷给小短裙鼓掌,好像她是一个孤身与敌作战的英雄,朋友说要请小短裙喝一杯,小短裙说我有男朋友,不会给你电话号码。

朋友说,你给我我也不敢要,就冲你刚刚的泼辣劲,我只是觉得你刚才说的太好了。

他不喜欢自己的女朋友去酒吧,在酒吧倒挺喜欢别人的女朋友

小短裙说,男人不都一个样,自己在外面花天酒地觉得天经地义,女朋友出来喝点小酒放松下恨不得甩出一本三从四德,说是要弘扬传统美德,遇见这种男人,真是控制不住摩拳擦掌想上去干一架。

我说,真女中豪杰,刚才你说的是真的,问你要电话号码那一段。

小短裙的大眼睛眨了一下,恶心的男人都靠一张嘴编故事,他说他是单身,他说他对我一见钟情,你看看这男人说的话真是比放屁还臭,前一分钟在酒吧和我说情深意切,后一分钟就把在酒吧的人骂成一坨屎。

朋友指了指我对小短裙说,我这朋友也编故事的。

我龇牙咧嘴瞪着朋友,嘴里挤出的口型是,我去你大爷的。

小短裙看了我一眼,那目光里都是鄙夷,然后喝了一口桌上的酒说,你们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我要去等我男朋友了。

朋友说,你男朋友也来了?

小短裙笑着指了指舞台上的贝斯手,那就是我男朋友。

朋友连连说了句,卧槽。

他不喜欢自己的女朋友去酒吧,在酒吧倒挺喜欢别人的女朋友

小短裙笑了笑说,看在你们不那么讨厌的份上,我再和你们说两句话,我这辈子最讨厌的男人就是双标狗,自己在酒吧撩妹约那啥的,却把女朋友管的跟犯人似的,以为自己是皇帝吗,那傻逼真是欠抽。

小短裙说的时候,衣服袖子都卷起来了,我和朋友赶紧把脸往后缩了缩,毕竟在这样的场合被扇了一耳光,你都不能吱声,一吱声,铁定被认定耍流氓被打了,想到这里我就有点感到冤枉,我战战兢兢地说,小短裙,如果这时候你抽我一耳光,那么大家想都不想一定以为是我耍流氓在先。

小短裙捏了捏拳头,牙齿斜斜地咬着嘴唇,再给你一次组织语言的机会。

我慌张地看着朋友,朋友懵逼地看着我,我们连连从卡座上下来,小短裙说,你叫谁小短裙呢,我有名字,叫我阿岚。

阿岚姑娘最后说,这酒吧好男人有,但大多数是坏男人,好女人也有,但也有不少会玩的主,野鸡对田鼠,凤凰配高枝,有些渣男自己圈了个鱼池,却要女孩子做只乖巧小白兔,大傻逼吗?

气氛一度很尴尬,我和朋友都感觉阿岚姑娘这话是说给我们听的,因为她咬牙切齿怒目而视,让我和朋友在脑海里快速地反省自己这三分之一人生里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朋友突然插嘴,我以为他是要忏悔,可是他慢吞吞地对着姑娘说,你看我们像渣男吗?

阿岚姑娘果断地摆摆手说,你们可能误会了,你们和渣男不搭边,一般渣男都是比较帅的。

朋友惨兮兮地嚎叫起来,他拉住我往酒吧外面跑,我听到小短裙阿岚姑娘在身后说,可你们看起来像好人啊!



对她好点

那些事阅读(666)

对她好点



老温嘴臭,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喜欢和媳妇吵架,吵完架就跑出去找朋友喝酒,把媳妇一个人留在家里冷静冷静。


老温酒量不好,两杯啤酒以后心就软了,开始想着怎么回去既不丢面子又能哄媳妇不生气,想来想去只是招招手叫宵夜摊的老板打包一份媳妇最爱吃的烤茄子和鸡翅回家给媳妇当宵夜,媳妇是远嫁来的姑娘,脾气也还好,老温回来的时候她也就不生气了,坐在餐桌前吃烧烤。


有一次老温又咋咋呼呼地跑出来和我说,媳妇真是作天作地作自己,花两千块钱在微商那里买了一块假表,说什么深圳高级代工厂,就是一般店员也看不出来真假,可是你看看,这也假的太离谱了吧。


我拿过表一看,也确实是有些劣质,老温说,这让我怎么戴出去,这还不被同事笑掉大牙,没钱就算了,还装逼,我很是恼火了。


我说,退掉。


对她好点


老温说,当然退掉,这玩意怎么戴,但是那微商把我媳妇拉黑了,我真是吃了哑巴亏,两千块钱吃几顿好的他不香吗,你说说女人啊,脑子不知道怎么想的,去微商那里买这些,我就说她了,每天省吃俭用,不舍得买一件像样的衣服,家里的东西也能省就省,买这假手表的时候怎么就没想着省点。


我听着有些堵得慌,就直接怼了老温,嫂子还不是为你买才舍得,你还有脸在这里咋咋呼呼地抱怨,你娶了这样的媳妇你是祖坟冒青烟。


老温长长地叹了口气没有再讲话,很多人总是这样,心里面什么都清楚,但是嘴巴上却永远不饶人,老温就是这样的人,还有一回又是气呼呼地出来,那天刚好是朋友过生日,于是大家起哄索性就不回去了,老温一咬牙酒喝多了,一个人躺在沙发上睡,手机响了几次也没人听到。


一直到下半夜,外面的温度很冷,忽然间有个服务生跑进来说,外面有个女孩找。


我们面面相觑,然后大叫着说,难道是哪位兄弟的情妇杀上门来,于是相互奔跑着往酒吧外跑去,站在门口的时候大家都愣住了,是老温的媳妇,她穿着单薄的外套在风里瑟瑟发抖,看见我们她问了一句,老温在吗?


对她好点


我们连连点头,然后把姑娘让进屋里,耗子去倒了一杯热水给姑娘,姑娘看了一眼熟睡的老温笑了笑说,不好意思,在这城市我没有什么朋友,连你们的电话也没有,老温的电话要是打不通我就不知道怎么办了,我知道他喜欢去找你们,你们又喜欢喝点小酒,所有我就一家一家找,好在找到了。


我想了想光这条街小酒馆就不下二十家,她就这么一家一家找过来了,我们几个朋友忽然间羡慕的都想哭,大侠照着老温的胸口给他来了一拳,土豆说,以后老温赌气再出来喝酒,我要是再陪他我就是孙子。


姑娘说,我挺感谢你们陪他的,人一生气总要有个地方可以发泄,你们陪他聊聊就好了。


我说,那你呢?


姑娘说,我没事,我自己可以调整好。


对她好点


一个姑娘远嫁到异乡,和老公大吵一架,老公出去找朋友喝酒诉苦,而姑娘只能一个人在房间,拿着手机却不知道打给谁,这座城市没有朋友,周围人说的方言她听不懂,她只是一个人把内心破碎的情绪收拾好,然后等着老公回家。


那以后老温说吵架了想出来聚聚,没有人再搭理他,我和老温说,你应该好好想想,你生气了可以出来找朋友们,这座城市你生活了三十年,这是你的家乡,你有很多亲人和朋友,哪怕在路边都可以和一个陌生人用家乡话聊上几句,而你的媳妇在这座城市,你是她最亲也是唯一的亲人,你可以摔门而出去找朋友,而她又能找谁,当初你把她带到这城市,你就应该成为她的英雄,而不是临阵出走的逃兵。


其实在遇见一个人的时候,女孩要比男孩谨慎很多,毕竟这个社会对她们的约束要比对男孩的约束多的多,一旦选定了,她们就是决定与你过一生,她陪你流浪,为你成就一个家,你往后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用青春为你构建起来的,你对她好一点,再好一点,把这一生所有的热情与温暖都给她,只为在这城市有一盏灯是为你而亮,有一个人在等你回家,这一切就都是值得的。



你知道吗,等你很累

那些事阅读(521)

你知道吗,等你很累


肖娜曾和我说,如果30岁还没结婚,你就娶我,不然太惨了。

我说,去死吧,我30岁肯定结婚了,也看不上你这个老女人。

后来,没到30岁,她结婚了。

现在,我31岁,还是个光棍。

这他妈可能就是吹牛皮的报应吧。

你知道吗,等你很累

所有人都跑过来和我说,你该去谈恋爱了。

我真想一巴掌呼上去,丫的,你以为我不想结婚啊,不想找个人恋爱,把她当成小祖宗。

可不是相爱的人,余生不过只是没有意义的倒计时。

所以想恋爱和恋爱之间,是一场漫长的等待。

就好像春天等一场花开;冬天等一场大雪;夜里在等末班车。

而在所有的等待里,等你是最难的。

你知道吗,等你很累

人生海海,道路万千,你如星河点点没有坐标,我若山野微风没有方向。

恋人在街头拥抱,情侣在电影院里偎依,我穿过散发着爱情酸味的地方总会加快脚步,你知道吗,很多人总担心我会一人孤独终老,而我只是在等你的路口有些执着。

将就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好像把一生的幸福押在了赌桌上,嘈杂与喧闹,幸福变成筹码被推来推去,我不是一个赌徒,所以只是一直在路口眺望,也许你是迷路了,也许你只是贪玩忘记了赶路,但我依旧会等,也许有一天遇见了你,我会说很多很多凶话,但那些凶都是假的,委屈和心酸总会有些,希望你要理解。

你知道吗,等你很累

我赶了很久的路,去过很多地方,我把所有的行程写进日记本里,有一天想带着你再走一遍。我相信你不会嫌我一无所有,我相信你会陪我去做一生认为是值得和幸福的事情,这世上纷纷扰扰,这世上都是攀比的陷阱,我想一生有你,有关于梦想的星辰,那么就不会在枯燥的世界里溺水。

说真的,几乎没有人赞成我去等你,因为真正的爱情在世俗的世界里总有些显得格格不入,我所坚守的爱情在他们的世界里是一场可笑的执着,我从争辩到解释然后到沉默,等到所有人都累了,我也开始渐渐习惯一个人生活。

等你真的很累,我已经做好了在未来和你大吵一架的决定,把这些年的孤独和委屈用很凶很凶的话讲出来,要让你知道不发威的老虎也是老虎,我很凶的,凶到自己比你先掉下眼泪。


忽然间想和六年前的自己聊聊天

那些事阅读(622)

忽然间想和六年前的自己聊聊天



今晚是平安夜,我一个人在南昌出差,住在酒店看着窗外的夜景,我才发现我已经离开南昌六年了,在南昌待过的时间已经比离开的时间要长,我09年来这边上学,13年去了深圳,但是这座城市留下了我关于青春的记忆。


南昌要比六年前漂亮很多,地铁穿行城市,曾经红谷滩的落寞如今已繁华若梦,南昌的冬天要比深圳冷很多,眼前的玻璃窗倒映着此刻坐在桌前的自己,温暖的灯光仿佛穿越四周白色墙壁的围栏,挂在一望无尽的黑夜里。


一个人总会胡思乱想,没有人说话,思绪却越过了时间栅栏,我想如果这世界真的有平行时空的话,那么我想和六年的自己聊聊天。


想和那时候的自己说一声抱歉,这六年里你没有实现自己的梦想,你到了而立之年,依旧一个人过,你把最爱的人弄丢了,连同一起丢掉的还有爱一个人的勇气,你开始对爱情变的无所谓,也许是爱一个人得到又失去的痛苦真的让你害怕了,你不想再去爱一个人了,你希望能有一个人可以看穿你的伪装陪在你身边,可是你又不是多优秀的人,长的也没有多好看,你还气走了很多姑娘,有些姑娘说你是直男,有些说你是渣男,你也不会去解释,家人开始对你失望,自己不够优秀,却又那么挑,叹息里仿佛开始接受你会一直单身的现实。


六年前你觉得自己会成为一个很出色的作家,也不讲有多色的吧,二流作家总可以的,一本书卖个十万册,这六年你确实出了一本书,但是很滞销,只卖了一万多册,所有的稿费加起来也就两万块钱,也就相当于一两个月的工资吧。


公众号写不出新的故事,读者渐渐变少,也没有什么广告商跑来和你合作,你终于要坚持不下去了,开始了为生活奔波,开始了在出差的间隙,在不同的酒店里写一些零散的文字,你希望这些文字能像墙缝里的杂草一样生长。


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奔波,你曾经羡慕这样的洒脱,可是当每一次奔波都带着此行的目的,你忽然间就感觉到了疲惫。


给很久没有联系的朋友打个电话,他们接到电话的第一反应不是你要借钱,因为这一点你还行,不管多难只要能撑得下去都不会开口去借钱,这六年都是朋友问你借钱,而你从来没有向别人开口,你总是能体会别人的难,安慰他们说有了家庭孩子世间的难事一下子就增加了几倍。


那些朋友只会带着兴奋问你,是不是要结婚了,打电话来通知。你拿着电话尴尬的不知所措,只能笑笑聊些其他的绕过这个话题。


你还是很不习惯那些拘谨的场合,和领导吃饭,和大佬聊天,换一句话你就是个市井的人,喜欢和那些没有利益关系的朋友称兄道弟,但是一旦到了讲究尊卑的酒桌上你就变的木讷不会讲漂亮话。你融不进那些你心里不喜欢的圈子,成为了异类,有人讲异类的动物和植物会受到保护,而异类的人只会受到嘲笑和排挤,很遗憾,六年后的你,活成了这个样子。


六年前的方不见,也就是我的曾经,你此刻还在南昌,你向往独立闯进社会的时刻,你会想未来你要么可以实现梦想,要么就去挣很多钱好了,那时候意气奋发觉得人生只会有两个选择,要么挣钱,要么有梦。但是你错了,人生有三条路,你曾经看见的两条都是极小极小的路,大多数人找不到,只能走上那条叫做平凡的路,没有实现梦想,也没有挣到钱,你也在这条平凡之路上。


唯一能给你交代的是,你这六年没有变成油腻大叔的样子,不会在酒桌上讲黄段子,不会看见漂亮姑娘就想往怀里搂,你还喜欢写文章,还有一些读者在一直默默支持你,虽然你选择了为生活奋斗,但梦想的微光你还是悄悄放在心脏最温暖的地方守护着。


忽然间想和六年前的自己聊聊天


一年又快过去了,我要去和朋友一起吃火锅,你呢,祝你万事顺遂吧,平安夜好梦!




你在等谁的微信

那些事阅读(708)

你在等谁的微信



有一个夜晚,回家很早,坐在书桌前看会电视,躺在床上打会游戏,时间就好像在泥塘里行走,真是慢的让人有些不知所措,窗外是夜晚带着腥甜的风,楼下是街市的喧闹和嘈杂,热闹总能把孤单逼的无处可逃,我把微信打开,想找些朋友聊天。


那时候我才发现,这半年来,除了工作已经很少用微信去聊天了,和有些朋友或者读者的聊天记录都是愕然中断,就是聊着聊着忽然间就累了,就把手机丢在一边,成了没有结尾的聊天。后来没有结尾的聊天越来越多,有些人觉得我高傲,有些人觉得我无礼,也罢,其实就是那一瞬间累了,聊的话题越来越无趣,聊的故事越来越狗血,回复间隔的时间越来越长,长到忘记回复。


微信里的朋友越来越多,其实我们并没有忙到连回复一条消息的时间都没有,只是渐渐地我们成了满身带刺的人。前些天发了一条朋友圈:“一边想有人可以聊天,一边又很烦被人打搅。”很多人回复了,大家都很懂,因为有这样感觉的人,都在等一个人的微信,你在别人面前无论多么高冷,微信爱回不回,但是在那个人面前,你却像个好学生一样在想着怎么遣词造句,所谓的打搅,不过那不是对的人罢了。

你在等谁的微信


也许每个人的心里,都在等一个人的微信,会把她置顶,会给她星标,会备注一个很甜的称呼,会一发现有信息就秒回,你把所有的等待和欢喜都给了那个人,当然就在也没有耐心给别人了。


等,是一个很幸福的词语,因为那是希望和念想,等到悄悄喜欢的那人发来的一条微信,那是一种甜蜜又温暖的幸福,就算再累,有那么一条微信就可以抵御这世上所有的风霜。


我这人不喜欢做别人感情里的军师,但很多人又喜欢问我,好像一个光棍能告诉他们爱情的方向一样,我只能报以病急乱投医的嘲笑,双方是否喜欢,或者说至少不讨厌,看看聊天记录就好了,如果聊天里有很多很多话可以讲,那么何不再勇敢一点,毕竟对于不喜欢的人,真是多说一句都是打搅啊。


写到这里,你们打开手机看看聊天记录里和哪个异性朋友聊的最多,这个朋友不是同事,聊的也多是废话,如果有那么一个朋友在,想想你和他之间那些记忆深刻的事情,不管是一起捣蛋的糗事,还是一起陪伴的平静岁月,这样的一个朋友让你的生命都不再那么孤单。

你在等谁的微信


有些人总这样在不经意就散了,我们越来越忙,在忙碌的夹缝之间却越来越容易被孤独塞满,这种孤独又是带着刺的,其他人的闯入让孤独之间陡生烦恼,只有那么一个人可以让这刺变的柔软,愿意把时间都用来陪她。我和我的那个朋友已经很久没有聊天了,她就像是那个特别的存在,明明很忙,对别人的微信总是很烦,也没有一个好脾气,但对她总会把所有的盔甲收起来,然后轻声细语地装起了可爱。


后来就像很多的故事一样,没有大团圆的结局,微信列表里也再找不到如同她一般重要的人,手机仿佛除了工作之外就变的多余,不再为还剩多少电担忧,以前连震动都很少调的人忽然间就习惯了静音。


等一个人的微信是幸福的,你知道她会回,所以你不怕等,你愿意陪她聊很多很多废话,你愿意把所有的时间荒废在她身上,有些喜欢你在犹犹豫豫,但是微信里的那些信息已经为你写下了告白信。


像我这样的人,不会表白,不懂暧昧,但是如果我愿意每天拿出时间陪你讲一些废话,那也许就是喜欢吧,毕竟我世俗又功利,对不喜欢的人我永远没有那么多耐心。



忍不住想你,忍住不见你

那些事阅读(709)

忍不住想你,忍住不见你



看见一句话好不容易上岸,就别去想海里的事情了。


坐在书桌前,把眼镜摘下放在一旁,用力揉了揉眼睛有些酸涩。


分开已经很久了,一个人上班,一个人下班,一个人坐着地铁过了一站又一站,一个人吃饭一个人藏在人群里看一场电影;


习惯了房间只有一个人的生活,习惯了吃完晚餐沿着热闹的街道安静走一走,一个人待的太久了,甚至怀疑我们是不是真的遇见过相爱过。


遗忘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就好像成长一样不露痕迹,你从来不知道是从具体的哪一天开始长大的,只是某一天就那么顺理成章是个大人了;


遗忘也是这样,那些你以为刻骨铭心念念不忘的,也就这样不知道被丢在某一个角落里。


忍不住想你,忍住不见你


再难忘的一段经历,终究只是一滴墨,落入一生的长河里,都会被稀释的没有踪影。


只是一阵风吹过的时候,裹紧大衣,还是会想着你是不是会冷;跑到下雪的城市,看着雪慢慢落在肩头,还是会遗憾站在身边的不是你。


不管走了多远,不管时间的刻度被拉的多长,删掉的电话还是记在心里,只是渐渐的都明白,我与你已经没有关系,时间会教你明白的是一个人的希望会被无尽的失望掩埋。


其实这样也挺好,磨平了棱角,学会了冷静,这世上再也没有人会让你乱了分寸,你学会了把所有的情绪理的清清楚楚,让人难过的却是当你学会了理性,便学不会爱了。


一个人的离开,会让另一个人的世界变成灰色,爱情留给我们的最后一课是放手和忘记,这一程可以跌跌撞撞,可以满身蹉跎,只是我们要明白,对一个人的想与不想,我们控制不了,但见与不见,我们可以选择不见。


我累了

那些事阅读(408)

我累了



我不知道每一份让人羡慕的感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但结束一定是累了。


李来来最值得骄傲的经历是大三的暑假去横店做过两个月的群演,在一部豆瓣评分3.8分的剧里演了一个公子哥的小跟班,那部剧没有几个人看过,他那个角色更没有人会在意,但是后来他找工作的时候,在简历里写上了一行:演员。


李来来在这个世俗的社会演技确实不错,比如在辅导员面前表演被病痛折磨的痛不欲生,从而获得了七天小长假去云南旅游,比如说在专业课老师面前表演浪子回头悔过自新,手背擦一下鼻翼,一甩手竟然是一滩鼻涕,太拼命了,最后获得了老师仁慈的60分及格,毕业以后在老板面前演一个吃苦耐劳的好员工,升职加薪竟然成了老板的助理,听说很多老员工裤袋里都揣着刀随时想捅他。


一起吃饭的时候,总是让李来来去买单,因为这货特别不要脸,在饭店老板娘面前总是一副失足少年的模样,就为了便宜那么十来块钱,真是恬不知耻到让人瞠目结舌,但他总是强调,这不是钱的问题,这是生活的乐趣。


其实我也懂,演戏如果只是娱乐,那是快乐的,一旦演戏用了太多真心,那就很容易演砸了,李来来忽然叹了口气和我说,我累了,我和她分手了,我真的做不到大度,连演都演不出来,她总是觉得我神经质,我幼稚,可是她和男同事喝醉了勾肩搭背从酒吧走出来,我真的是演不了一个大度的男人。


我很少见到他这般严肃,看来是真的累了,如果在他的位子,谁也会累,那个姑娘总是霸道,生气起来把李来来当儿子训,李来来脾气好,总是笑脸相迎,真诚又贱,会罚李来来跪键盘,会把李来来关在零下五度的门外,这些李来来倒无所谓,总是拍拍胸脯满不在乎,男人嘛,就是要这样惯着自己的媳妇。


后来李来来一看,不对啊,好像是给的自由过了火,朋友看见他女朋友和一个男人喝醉了勾肩搭背从酒吧出来,李来来气的火冒三丈,打车跑过去和那个男人打起来,他想着不管怎样,错的是那个男的,他女朋友倒好,一个耳光打在李来来的脸上,李来来懵了。


其实李来来都知道,她的手机密码里锁着很多秘密,她的朋友圈也不会出现彼此的合影,最主要的是她对这份感情根本无所谓,无数次说分手,都是李来来去挽留,无数次深夜崩溃,都是李来来一个人把破碎的心缝好假装没事,李来来是真的爱她,但她从来没有爱过李来来,她说的最多的话是,能过就过,不过就分,你自己看着办。李来来总想把这一场戏演好,不让她看出自己的悲伤,但是关于真心的戏码,一场接着一场,总会累的。


我和李来来说,如果一场爱情到最后成了对自己的消磨,再爱也放手吧。我想起那么多个秋风卷起落叶的季节,我想起那个卑微的自己,在所有的朋友面前都是那么的骄傲,但是在她面前却卑贱的不如蝼蚁。


爱到累了就放手吧,终会有一个人帮你忘掉这一程风雪。



我不想你去拼命爱一个人

那些事阅读(377)

我不想你去拼命爱一个人



努力是一个很好的词语,因为它看起来是一张有效的支票,可以支付你梦想的费用,哪怕有一天你没有做到,努力的过程依旧会是一场值得回忆的跋涉之旅。努力几乎是一个万能的词语,可以努力学习考个好学校,可以努力工作升职加薪,可以努力减肥去成就一个更好的自己,因为努力就是希望,但是千万别去努力爱一个人,因为那注定是徒劳的。


当你真正明白爱的时候,你会发现,好的爱是不需要努力的,两个人就那么相互吸引,就那么自然而然在一起,就那么觉得相处的一切都是那么舒服,当你开始想为一份爱情去努力的时候,当你想一直陪在她身边的时候,你是卑微的,你需要去仰视对方,你只有把双脚踩在自己的尊严之上,才能看见她的目光。


我个朋友,自己吃泡面省钱去给女孩买生日礼物,自己去路边买几个十块钱的衣服,但是给女孩买的都是名牌,他总以为所有的付出都会有回响,可是有些爱就像一片深邃的海,你的付出终究只是精卫衔着的石子,又怎能填满这片海。


她从来没有承认过他,她永远只是把他当做朋友,一切都是他一厢情愿,他们靠的最近的一次,是朋友做兼职帮商场发传单,穿着熊本熊的玩偶衣服,女孩走过来,挽着熊本熊合影,朋友那一瞬间好难过,他越看女孩越漂亮,而自己却陷入了深深的自卑。


朋友最后还是放手了,因为这注定是没有结果的,骑士可以一路保护公主,可以为公主披荆斩棘,哪怕牺牲自己,但公主依旧会嫁给王子。


别努力去爱一个人,别把自己的尊严踩在脚下只为了陪她多待一会,这世上所有美好的爱情,都不是主仆式的,努力去爱一个人的那些傻瓜,像黑夜里划亮自己的火柴,你只能陪她一程,真的只有一程,连被记住的权利都没有。


很多年以后,也许才会明白,爱一个人要学会的不是拼命地追赶,而是止步,努力的不该是像个孩子一样又哭又闹去挽留,而是停下脚步看一看狼狈的自己,被人讨厌,被人拒绝是一件很难过的事情,但努力挽留的样子又有多可笑多难看,就好像一个奴仆在献媚在讪笑,骑士成不了公主的王子,小丑成不了舞台剧的中心。


最好的努力其实是回过头来看看自己,别去挽留,哪怕消失的连背影都已看不见,在这沉默又孤独的岁月里,在这只有思念没有拥抱的时光里,让所有的艰难和不甘成为凿在自己身上的雕塑刀,人的一生所有失去的意义,不过是一场自我重塑的修炼。



异地,就算了吧

那些事阅读(346)


异地,就算了吧



毛渠把车窗摇下来,半个脑袋探出车窗去找停车位,到处都是车,连路边都停满了,最后毛渠只能绕到旁边的一条巷子把车停了,下车的时候我看见路口赫然一个禁停的标志,我说,会被罚款吧,要不再找找。


毛渠一按锁车键然后用一种愤怒的口吻讲,找球,不找了,这破地方,到处都没停车位,交警也不管,就罚单贴的溜,快过年了,就当给交警发年终奖。毛渠大步往前走,我小跑着跟上来,他扭头说了句,想吃什么。


我对吃都无所谓,太贵的没吃过,这些年走南闯北路边摊倒是吃够了,留下的后遗症就是现在对吃什么已经麻木了,就像曾经坐一次火车可以激动很久,到现在一上高铁就把座椅调到舒服的位置闭上眼打瞌睡,人一生的快乐,随着年龄的增长变的越来越昂贵。


我说,随便。


毛渠把手抻过脑袋,然后摇了摇,好像在扇风似的说,你还不如不说,随便是所有答案里最垃圾的,简直零分。


毛渠还是一样,风风火火,我以为时间会在我们之间筑起一道墙,会让我们开始寒暄,会在我们之间横亘出让人生分的礼貌。但现在看来一切都是我多想了,我们都没变,还是那个可以互相肆无忌惮的朋友。


他把手插进裤兜,肩膀耸着,像一根行走的竹竿,我跟在他后面,像一个小跟班,他走路有点嚣张,一眼望去那姿势和张嘉译有几分相似,走到路边的牛肉火锅店,毛渠说,就吃火锅吧。这一次我没有说随便,而是点了点头讲,火锅好,吃了暖和。


我们随便聊着,到这个年纪不管聊什么最后总会聊到终身大事,毛渠问我,你怎么还一个人,以前的女朋友呢?我心一凉,但是满不在乎地讲,那都是很久前的事了,现在就一个人,没牵没挂,倒是你,我记得今年年初的时候,你还在朋友圈秀恩爱来着,现在准备结婚了吧。


毛渠拿起筷子和我说,先吃肉。火锅里翻滚的水雾窜上吊灯,服务员端着盘子来来往往,毛渠一连夹了几块牛肉放在嘴里大快朵颐地嚼起来,我夹着毛肚放进沸腾的红油锅里,巴掌大的毛肚很快就缩成一团。


毛渠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嘴说,没有熬过异地,就算了吧。


我说,你爱她,就去她的城市陪她。


毛渠抬起头,然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是啊,偶像剧要这样拍,鸡汤文要这样写,但这他妈的是现实啊,我房子买在这里,我车子挂的这里的牌照,我刚刚起步的事业也在这里,我都是三十岁的人了,一腔孤勇早就没了,一无所有地跑去她的城市,什么都给不了,连生活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支撑。


我说,就这样分了。


他说,分了,她不愿来,我不想去,也都年纪大了,既然都不让步,那就别互相耽误。


毛渠说完的时候,又补了一句,操,这么残酷的事情,说起来竟然还押韵,像在唱rapper。


毛渠说的过于轻描淡写,虽然说成年人的感情都是权衡利弊,但这样就分开未免太草率了,我说,都不再争取下。


毛渠忽然间又陷入了沉默,天空中大团的乌云掠过,毛渠抬头看着我说,我争取了,但是有些事情也真的尽力了,她是一个孝顺的女孩,她是家里的独生女,她要照顾爸妈,而我也不能离开家乡,从认识到分开,有五年了,我们每天视频,打电话,成了手机里的男女朋友,那时候把未来想的太好了,天真的以为有些事情不去提就不用面对,都以为熬过了异地就是一辈子,我们倒好,熬过了异地,却发现彼此是站在河流的两岸,没有摆渡船,没有独木桥。


牛肉吃了几斤,身子暖了,毛渠想喝点酒,我说酒量不好,就喝一杯,毛渠说,随意就好。红油锅里的水和油不停地翻滚,毛渠咬了咬嘴唇伤感地拍了怕我的肩膀说,如果以后遇见一个女孩子,是异地就算了,太难熬了,还是找一个想念的时候就能拥抱,委屈的时候就能倾诉的,这世上所有的等待,只是把爱放在时间的海里去稀释,人们常常给爱很多定义,我对于的爱的理解很简单,就三个——在一起。


吃完饭,走在寒风凛冽的街头,我想异地总比分开好,异地是短暂的分开,分开是永远的异地。是的,又想起一些人,在这个冬天还好吗,走到停车的小巷,毫无悬念地看到了罚单,毛渠一把撕下来塞进裤袋里,然后钻进车里。


接着是一阵沉默,我在副驾驶看着毛渠不明所以,毛渠拍着方向盘干嚎了一声,喝酒不开车。


我们相视而望,然后不由地苦笑起来,有些时候总是健忘,如今只能坐在车里乖乖等代驾,毛渠把车窗摇下来,把手搭在车门上说,人生就是这样,不管犯什么错,能买单就好,我可以为违停买单,但是却无法为酒驾买单,就像我们谈恋爱可以异地,但结婚做不到。